上回的 NIKE X MMW 无缘入手吗? 那幺这次 101

为了思考产品是否能解决生活的问题,机能一直以来都会被品牌拿来作为设计灵感的开始,但随着时代的演变机能风格的演绎也不断再变化,10 年前机能或许是看品牌到底用了多少科技、材质是否防水,但近年来除了材质的特性,剪裁也开始受到重视,人性化的剪裁让使用者感受到的不只是冰冷的科技,同时也对产品更为亲近,而一直 ...

上场前最后週末 国庆预演IDF飞越总统府行进乐旗队融合舞蹈

再过几天就是国庆大典,国防部上午也进行了空军预演,为国庆典礼暖暖身,IDF经国号战斗机,飞越总统府上空,另外表演团体,中山女高和民间团体组成的行进乐旗队,也把握最后一个週末,烈日下加紧练习,精彩的练习画面,镜头前抢先曝光。 ...

上场时间和得分恐大幅下滑!超越乔神后,詹皇能成为历史得分王吗

LeBron James最终能成为NBA历史得分王吗?今天面对金块的这场比赛,James在第二节的一个三分打让他超越了Michael Jordan,升至历史得分榜第四。James距离第三的Kobe Bryant还差不到1400分,但距离第二的Karl Malone还有4600多分,距离第一的Kare ...

上坡的救赎- Hyundai Tucson VGT 2.0试

面对着连续的弯道,心头无比的轻鬆,轻柔地踏下了油门踏门,转速小幅的增加,扎实的动力却是流畅的涌出,无视于恶名昭彰的坡度,带着全车的乘员,向上爬去,转眼之间,已经超过了两辆慢车,悠闲的回复正常的车道,继续未完的旅程。回想来时,却是截然不同的感受。为了这场新车的约会,开着自家的房车,走着这条着名的山道, ...

上坡道 下坡道

获康城电影节金棕榈奖的《寄生虫》(港称《上流寄生族》)在中国大陆并未公映,我们都是用网上资源看的,所谓网上资源就凭民间字幕组的翻译和盗版拷贝做的线上传送。所以当有身边同僚感叹自己就是片中的随时可坠落的中产时,我不知道用盗版路线看电影的不得已,是不是也有着寄生虫的成分。奉俊昊的残酷是使观者时时审视个. ...

上坡道前车辆故障长竹警即刻协助救援

嘉义市政府警察局第二分局长竹派出所警员洪肇春及温胜凯于日前担服巡逻勤务时,行经辖内大雅路一段时,发现一名男子在路边独自牵引重机车,警方立即主动上前关心。警方巡逻时,发现大雅路一段386巷口旁有一名男子独自牵引一台重机车在路上行走,员警察觉后遂立即趋前查看,男子向警方诉说他从番路乡骑乘重机车正準备要进 ...

上夜班损害哪些人的身心健康

文章目录[隐藏]作者2018-01-1305:02来源: BBC作者作者: 克劳迪娅·哈蒙德上夜班损害哪些人的身心健康对有些工作而言,上夜班在所难免。随着人类社会朝着24小时连轴转的方向发展,这意味着,在夜晚,医院要正常运转,航班要正常飞行,商店要照常营业。其实只要安排周密,白天片享片刻安静,人们可 ...

上大东山前必须知道的十件事 拥抱 芒草 海

踏入10月尾、11月头,又到咗囡囡话要上大东山,同你一齐拥抱 芒草 海的季节!这个景点已经唔再神秘、甚至因为不负责任的游人太多,造成每次有传媒或网媒介绍,都会触动山友的神经,admin亲人每次都遭逢大力问候; 如果介绍就係罪,那就不如带着罪去加强传讯,在此奉劝各位计划行大东山的香港人,千万不要盲目登 ...

上大学由你玩四年根本是谎言!

準备考大学时,大人总是跟我们说「现在好好读书,上大学就自由了」、「University就是『由你玩四年』呀」之类的梦幻言论,但真的上了大学、四年过去后,发现根本不是这幺一回事!今天妞编有感而发地列出了10点大家上大学的憧憬,但遇上现实生活后却幻灭的事,读者们是不是心有戚戚焉呢?一、期待专业领域的高深 ...

上天下海随心所欲!让妳回到童年记忆的《梦想飞翔Dreams of Fl

你想像鸟儿一样自由自在的飞吗?现实中我们或许无法,但是在照片里,我们想要上山、下海、登陆月球都可以! 德国的摄影师Jan von Holleben自小受剧照家和儿童心理医师的父母影响,他的作品都主题都在表达童年回忆的重现,所以在学校老师的摄影作业里要求要有「好玩」和「儿童成长史」的元素时,他马上找来 ...

上天堂下地狱都比这里好!爆笑手机漫画《保留庄的杀人鬼》

曾看过漫画《鬼灯的冷彻》的妞妞们想必都知道,地狱是个可怕的地方,但《保留庄的杀人鬼》要告诉你,你没有去地狱或天堂的话,会去的地方就是未知的「保留庄」…?Photo Source:coconashi1105 - twitter Photo Source:coconashi1105 - twitter ...

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人民日报》报导消灭麻雀全文

从19日清晨五时开始,首都布下天罗地网,围剿害鸟——麻雀。全市三百万人民经过整日战斗,战果极为辉煌。到19日下午十时止,据不完全统计,全市共累死、毒死、打死麻雀八万三千二百四十九只。19日清晨四时左右,首都数百万剿雀大军拿起锣鼓响器、竹竿彩旗,开始走向指定的战斗岗位。八百三十多个投药区撒上了毒饵,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