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平板人科 >故事鬼才尼尔‧盖曼:丰富的想像力,来自从不设限的阅读经验 >

故事鬼才尼尔‧盖曼:丰富的想像力,来自从不设限的阅读经验

作者: 分类: 平板人科 发布于:2020-07-12 浏览(452)


故事鬼才尼尔‧盖曼:丰富的想像力,来自从不设限的阅读经验

英国当代作家尼尔‧盖曼(Neil Gaiman)的创作题材从奇幻、惊悚到科幻,横跨领域从漫画、长短篇小说、诗词、儿童绘本到电影编剧等,获奖无数,被称为故事鬼才,他丰富的想像力,来自童年不受设限的阅读,他在创作中,从不畏于处理争议题材。

英国《卫报》专访盖曼,盖曼表示,他的爸妈从来没有对他阅读的书籍设限,只要书架的书,都放任阅读,他找到什幺就读什幺,有一次还因此惹了麻烦,他带一本有点淫秽的侦探小说到学校去,差点被老师没收,他解释是爸爸的书才要回来。实际上,他最惊讶的就是,根本没人留意或关注他在读些什幺!

他说,有些书的确不应该在那些年纪看,比如,他七、八岁的时候,读作家柏金(Charles Birkin)的恐怖故事《the Harlem Horror》,心里还没準备好,但幸好也没有因为读了这幺多超龄的书,而心灵受创。

盖曼认为,这些充满争议的书在图书馆和学校等实体管道出现,非常重要,因为并非人人都能上网,而且读者摸到实体书,会因为封面好看等种种理由,决定阅读,这不是网路流传能取代的。

有些读者会自我设限,拒绝读某些书,比如,有位杜克大学学生公开拒绝读美国作家贝须朵(Alison Bechdal)《欢乐之家》(Fun Home),这是一本同志议题的图像小说,盖曼回应说,如果他真的去读这本书,就知道里面没有色情,并非他所想的那样,很希望这位读者能够去阅读,得到新挑战,达到新境地,然后长大些,大到可以接受看漫画。

谈到创作如何处理争议题材,盖曼说,他从未针对儿童写过充满争议的题材,但可能有写过引起成人争议的东西。当他写《美国众神》时,他有意识到某些情节会让他的书从图书馆或学校下架,但他没放在心上,照写不误,因为「我认为我的书是给成人,给古灵精怪的小孩,他们会自己去找这本书来看。」

盖曼说,这些争议的情节是书的内涵,他都努力处理得很有意思,比如,《墓园里的男孩》,开场是连续杀人魔杀了三个人,握着刀,在屋内逛,要找他想杀的小宝宝,他并未刻意渲染恐怖氛围,而是他试着用一种写法,让不同的读者从中得到不同的想法。

他在创作时,会避免图像式暴力(graphic violence),不让暴力看起来很轻鬆、不须承担后果。

盖曼说,他唯一一次在创作自我审查,进行调整,是写《Outrageous Tales From The Old Testament》(暂译:圣经旧约的残暴故事),他找了两位女孩被强暴和谋杀的故事,要画家处理得很恐怖,千万不要落入色情或甜美,结果,这位画家搞得太过火,出版社不打算出版,改由另一位画家参与,画面仍不舒服,但稍好些。

许多人批评《墓园里的男孩》的谋杀开场情节,太生动写实。盖曼说,杀手杀害这家人是发生在小说开场之前,他压根就没描绘任何细节,「如果你还生动记忆这宗谋杀案,我担心是你杀了这全家人,我可没有写这段。」

《睡魔》系列漫画被美国右翼团体喊禁,盖曼不以为意,只是对他们 25 年来的批评都相同,感到很纳闷,他觉得愧疚的,反而是没把同志、跨性别等被社会排挤的族群放入他大多数的漫画创作中。

有些人骂他的作品是垃圾,色情太多,他说,自己拥有很多文学奖项,又是大学教授,其实对于这类谩骂,感觉无奈,反正人各有所好,「世界上有足够的人在那边,认为我写了好东西,这就够了。」

史蒂芬金:写作要从生活具体而微的小事开始,多阅读才是关键!
关于阅读与世代,我们永远都还有努力的空间!
胡适和半部残破的水浒传告诉我们关于推广阅读的事我们可能都错了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ActuaLitté